<pre id="hfh7j"><strike id="hfh7j"></strike></pre>
<pre id="hfh7j"><ruby id="hfh7j"><ol id="hfh7j"></ol></ruby></pre>

<track id="hfh7j"><strike id="hfh7j"></strike></track>

降低試錯成本!產品研發數字化或成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突破口

0
2022-11-16 來源: 證券時報
產品研發數字化或可成為制造業企業數字化轉型突破口。
隨著數字經濟不斷發展,數字化轉型賦能制造業提質增效效果逐漸顯現。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發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對供應鏈的影響》白皮書數據顯示,數字化轉型使制造企業成本降低17.6%、營收增加22.6%。
但是,我國制造業數字化轉型還存在著滲透率低、企業各環節數字化轉型不均衡的問題。有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制造業數字化的滲透率僅為19.5%,低于發達國家33%的平均水平;數字化轉型對于我國制造業企業在產品研發、制造環節的應用,明顯低于辦公自動化和客戶服務等環節。
多位受訪專家向記者表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是提升企業應對市場變化的能力,產品研發作為決定產品能否滿足市場需要的關鍵環節,可成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突破口。同時,還應深入挖掘數據要素價值,實現數據要素在上下游企業間的流轉,進而帶動更多的企業參與到數字化轉型中來。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可從研發環節尋求突破
近些年,我國制造業數字化轉型進入快車道,國務院和相關部委陸續出臺支持政策,《"十四五"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發展規劃》將制造業數字化轉型行動列為重點工程項目,我國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加速推進。 
需要注意的是,我國制造業數字化轉型仍有較大發展空間。中國銀行董事長劉連舸曾表示,我國在數字經濟很多方面呈現后來者居上的態勢,但也應該看到差距,特別是在制造業數字化的滲透率方面,相關滲透率僅為19.5%,低于發達國家33%的平均水平。
此外,數字化轉型對制造企業不同環節的影響也存在較大差別。日前,由北大國發院和智聯招聘聯合發布的《2022雇傭關系趨勢報告》中指出,73.7%的被調查企業認為數字化轉型對內部管理產生了明顯影響,其次為辦公自動化和客戶服務,分別占比73%和64.4%;而對于產品研發、生產制造環節,占比僅有48.4%和38.6%。這意味著,現階段相當一部分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還未影響到研發、生產等層面。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管理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院長朱巖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方面,數字化轉型在企業內部管理、客戶服務、營銷銷售環節的收益是立竿見影的,而在產品研發、生產制造環節往往需要長期投入,且收益存在不確定性,這就造成了不同環節數字化滲透率不均衡;另一方面,大量傳統制造企業對于數字化轉型的認識仍停留在信息化階段,協同辦公、客戶服務等非生產環節的信息化相對成熟,相關工具也已成為多數企業運營的“必選項目”,而同質化的數字化應用已很難為企業提供差異化競爭性優勢。
在他看來,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是提升企業應對市場變化的能力,產品研發作為決定產品能否滿足市場需要的關鍵環節,可成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突破口。C2M(用戶直連制造)業務,以銷售數據解析用戶需求,反向作用于制造企業產品研發,這種依托消費市場主導的產品研發、生產,也將成為制造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方向之一。
數字化轉型降低產品研發試錯成本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金天向記者表示,產品研發過程中,需求和設計環節出現問題的概率占到全流程的70%和20%,且隨著研發流程的不斷推進,糾錯成本會持續增加。而在產品研發階段融入數字化應用,可為增加研發準確性提供一種途徑。
金天指出,制造企業在消費端不僅可以采集銷售數據,也可以獲取更多的用戶行為數據,這些數據均可以用于反向定制產品和服務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離散的用戶消費行為往往難以體現其所蘊含的價值 ,而互聯網平臺具有整合大量用戶數據的能力,這使其能在一定程度上承擔起用戶需求提供方的角色。”朱巖向記者表示。
實踐中,“京東結合其主站合規數據、站內商品搜索、銷售等情況,配合全網輿情洞察,能準確把握消費者的偏好、需求,為合作企業提供適合的新品策略,提升了調研、研發、設計、生產等環節的效率并減少資源損耗,助力企業實現更合理的庫存安排和履約規劃。同時,還能聚合需求,串聯下游具有柔性供應鏈能力的供應商接單生產并快速交付,實現訂單驅動生產。”京東C2M智造平臺方面告訴記者,截至目前,京東已累計和超2000個品牌達成合作,節省了75%的產品需求調研時間,新品上市周期比以往縮短67%,幫助品牌實現確定性成長。
此外,數字化轉型在產品研發端的價值還體現在數字孿生在產品研發環節的應用。“利用虛擬模型進行可重復、參數可變的仿真實驗,測試、驗證產品在不同外部環境下的性能和表現,從而提高設計的準確性和可靠性,縮短研發流程,大幅降低研發和試錯成本。”朱巖指出。
金天也指出,通過數字孿生模擬產品、工藝和資源及其相互作用,預測真實世界。將預測結果與實際值進行比較,可以有效支持產品持續改進。
朱巖進一步表示,數字孿生在產品研發環節的應用對于飛機制造、新藥研發等設計周期長、開發難度大的行業更具價值;而對于一般制造業,若要在研發環節使用相關技術,還需充分考量投入產出比。
挖掘數據價值,帶動產業鏈各環節數字化轉型
值得一提的是,當前大多制造企業數字化轉型未達到C2M的程度,而是處在較為初級的用戶直連銷售(C2S)層面。隨著數字化的深入和數據量的不斷積累,數字化轉型會逐漸從銷售端向渠道端、生產端乃至研發端滲透。
朱巖認為,數字化轉型真正取得大的效益,需要深入挖掘數據要素價值,通過產業鏈各環節協同,實現數據要素在上下游企業間的流轉,當越來越多的企業利用數據要素創造出了財富,數據要素的價值才能得到更好的體現,進而帶動更多的企業參與到數字化轉型中來。 
他表示,實現產業鏈數據共享和價值挖掘并非易事,需要產業鏈中具有主導地位的鏈主企業帶動產業鏈各環節進行數字化轉型,讓中小制造企業加入產業鏈數字化轉型隊伍中,實現產業鏈各環節的數字化。例如,鏈主企業可通過建立起數據市場,為中小制造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場所和動力。
同時,“實現制造企業數字化轉型還需要市場、政策和技術三方面的支持。”朱巖指出,在市場方面,數據收益與貢獻不匹配是許多企業不愿參與數據交易和數字化轉型的重要原因,這就需要構建合理的市場機制,當數據交易切實為企業帶來“高回報”時,企業數字化轉型才會變得水到渠成。在政策方面,可以預見數據資產法或數據資產條例等相關文件將陸續制定出臺,為數據進入流通環節提供更加系統化的指引。而技術方面,隨著數字技術的成熟,區塊鏈、可信計算等技術可以在保障數據安全的同時,實現數據交換、使用,并創造價值。
金天也指出,提高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滲透率,應該鼓勵和引導互聯網平臺企業加大科技賦能,參與建設和運營數字基礎設施,在工業生產、商品流通等領域提供更加數字化、智能化的軟硬件服務,實現全產業鏈在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方面的高效流轉和良性循環;同時,發揮平臺在鏈接雙邊或多邊主體、提高市場供求匹配效率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在共建全國統一大市場、共享科技研發資源、共促科技成果的外溢轉化等方面塑造更顯著的規模效應。
 

  

相關新聞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輕工業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信息之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于轉載之日起30日內進行。
4、免責聲明:本站信息及數據均為非營利用途,轉載文章版權歸信息來源網站或原作者所有。

返回頂部
嗯哼好紧好大受不了了视频

<pre id="hfh7j"><strike id="hfh7j"></strike></pre>
<pre id="hfh7j"><ruby id="hfh7j"><ol id="hfh7j"></ol></ruby></pre>

<track id="hfh7j"><strike id="hfh7j"></strike></track>